丰子恺与儿童文学
作者:
发布时间:
2016-06-18
访问量:

  在现代文学史上,与儿童关系最为密切的作家恐怕要数丰子恺了。他甚至比叶圣陶、冰心、张天翼等举世公认的儿童文学大师更为贴近儿童的心灵世界和 日常生活。早在1928年,丰子恺便在《儿女》一文中说道:“我的心为四事所占据了:天上的神明与星辰,人间的艺术与儿童。”儿童时时刻刻都在他的心里。

丰子恺的儿童漫画

  丰子恺是中国第一位热情、主动地为孩子们画漫画的画家。他一生总共画了4000多幅漫画(不含教科书插图等),其中接近一半是儿童题材。其数量 远在代表丰子恺漫画成就的《护生画集》之上。他生前还出版了两册以儿童漫画命名的画集:《儿童漫画》《儿童生活漫画》。其他反映儿童生活的画集还有《学生 漫画》《毛笔画册》《幼幼画集》《儿童新画册》《学生新画册》《学生相》《儿童相》等,总共有10多种。

1922年,由夏丏尊介绍,丰子恺到白马湖春晖中学任图画音乐教师。在春晖时,丰子恺开始用毛笔作简笔写意画,画风受日本画家竹久梦二、中国画 家陈师曾等人影响,题材多取古诗词句、儿童生活、社会现实。这时的作品后来结集为《子恺漫画》,这是中国的第一部漫画集。其中就有一些以儿童为题材的漫 画,例如《灯前》《亡儿》《阿宝赤膊》《穿了爸爸的衣服》等,让读者看到了儿童的命运、儿童的天真等各个侧面。

1925年,俞平伯的诗集《忆》由北京朴社出版,这本诗集的内容多为回忆儿童生活。当时,丰子恺手书诗集,还为之配图18(彩图8幅,黑白10)。这些插图也饱含儿童趣味,让世人初步领略了丰子恺的儿童漫画艺术。

  随后,丰子恺又为友人赵景深著《童话概要》《童话论集》,意大利科罗狄著、徐调孚译《木偶奇遇记》,英国罗斯金著、谢颂羔译童话集《金河王》, 夏丏尊译《续爱的教育》,顾均正译述印度童话故事集《公平的裁判》、叶圣陶著《稻草人》等与儿童有关的图书设计封面,与儿童文学结缘更深。1931年,丰 子恺还陆续为中华儿童教育社编的《儿童教育》绘制封面多幅。

丰子恺的童话

  丰子恺在《博士见鬼》序言中说:“茯苓糕不但甜美,又有滋补作用,能使身体健康。画与文,最好也不但形式美丽,又有教育作用,能使精神健康…… 笑话闲谈,我也不喜欢光是笑笑而没有意义。”丰子恺先生的童话创作就是“茯苓糕式”的:一个故事背后藏着一个教训。《有情世界》以孩子的眼光看有生命力的 花草溪月,好似人间幻境;《大人国》反讽世人的贪婪、丑恶,完全站在颠倒的角度看人世,幽默、有趣;《伍元的话》用一张5元的纸钞,刻画一段流亡史中的人 情冷暖。

  丰子恺曾叹到:“孩子能撤去人世间事物因果的网,看见事物本身的真相,他是创造者,能赋给生命于一切的事物,他们是‘艺术’的国土的主人。”正 是这样,丰子恺在许多散文中表达对儿童的向往。童话创作虽然只是他艺术生涯浩繁作品中的一部分,但这部分作品也是他“童心艺术”的另一种表现方式。

  丰子恺在《我与〈新儿童〉》中说:“读过我的文章的人,看过我的儿童漫画,而没有见过我的人,大都想象我是一个年青而好玩的人……我相信一个人 的童心切不可失去。大家不失去童心,则家庭、社会、国家、世界,一定温暖、和平而幸福。”说这话时,丰子恺已经52岁了,我们看到的仍然是他孩童般的纯净 的心。

  不过,丰子恺所处的时代是“儿童文学”“童话”的概念尚未定型的时代,所以丰子恺的大量“童话”往往也就是一段有趣的故事,跟今天说的“童话”还是有很大差距的。当然,丰子恺的《小钞票历险记》《文明国》《赤心国》《有情世界》等,用今天的眼光来看依然是上等的童话。

丰子恺的“儿童散文”

  丰子恺之所以被认为是与儿童结缘的作家,首先是因为他创作了大量杰出的儿童漫画。其次则是因为他写过一些童话和艺术故事。我在编《丰子恺儿童文学全集》的时候,又收录了一些所谓的“儿童散文”。

  其实,用今天的儿童文学眼光来看,即使是那些童话和艺术故事,都很难视作真正的童话和儿童故事,更遑论这些“儿童散文”了。所以,2011年版 《丰子恺儿童文学全集》收录了三本“儿童散文集”,到了2013年平装新版、2014年精装版的时候,我将三本合并成一册《儿童散文卷》。虽然只是一册, 收录范围依然有过泛之嫌,凡是与“儿童”有些沾边的文字都收录进去了。或为“幼儿故事”,或为“忆儿时”,或为通俗易懂的有关民俗、动植物的随笔,或为晚 年回忆的乡里旧闻。而其笔调,显然是成人的,下笔之初也明明是写给大人看的。但这些文字,我还是收集了起来,或许我们由此可以窥见丰子恺的一颗童心,或者 它们可以带我们走进丰子恺的幼年记忆里。

  以较为严格的儿童文学眼光来看,丰子恺的散文勉强可以视为“儿童散文”的应该也有几篇,例如《给我的孩子们》《忆儿时》《华瞻的日记》《送阿宝 出黄金时代》等。丰子恺对童心的赞赏、爱惜,在这几篇散文里得到了很好的体现。他甚至在一篇名为《儿女》的文中明确说道:“近来我的心为四事所占据了:天 上的神明与星辰,人间的艺术与儿童,这小燕子似的一群儿女,是在人世间与我因缘最深的儿童,他们在我心中占有与神明、星辰、艺术同等的地位。”在一个作家 的精神深处,将儿童与神明、星辰、艺术置于同等地位,这在整个现代文学史上是不多见的,甚至是绝无仅有的。

  曾有不少学者将弘一大师、丰子恺、苏曼殊、废名、许地山等五人视为离宗教最近的民国文人。如果再进一步在五人中找最近似的,应是丰子恺与废名。 他们不仅近佛,追求文学,而且还都极富童心。但废名对童心的描绘,并没有让自己走向“儿童文学”一路。在创作上,与儿童文学的呈现方式更近的是丰子恺。丰 子恺也比废名更亲近儿童,更有为儿童创作的意识。丰子恺在自己的儿童散文里,表达对儿童的崇拜,对童心的珍赏,可谓处处皆是。

丰子恺的儿童艺术故事

  新时期以来,丰子恺的儿童文学作品首先是他的适合儿童阅读的艺术故事受到世人的重视。比如丰子恺的《音乐故事》和《少年美术故事》,既是12岁 左右的孩子喜欢阅读的儿童故事,又是一种艺术教育。这种写法即便放在今天,也是一种创举。《少年音乐故事》是丰子恺的一本普及音乐常识的名著。它采用讲故 事的形式,教给了小读者们许多关于音乐的知识,曾产生过巨大的影响,出版过多个版本。海豚出版社在原版的基础上,增加了《音乐与人生》《告音乐初步者》 《回忆儿时的唱歌》等适合少年儿童阅读的篇目。《少年美术故事》是丰子恺的一本普及美术常识的名著,也是采用讲故事的形式,教给了小读者们许多关于美术的 知识。

  可能有些人会觉得,民国时期的少年艺术教育适用于今天的少年儿童吗?我想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人性相通,艺术的真谛相通,当年丰子恺以“儿童本位”撰写的两本少年艺术教育的名著,依然适合今天的孩子们。他们照样可以在快乐的阅读中,领略到音乐和美术的美妙、神奇。

丰子恺的当下意义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现代儿童文学对当代儿童文学的影响,远不及现代文学对当代文学的影响那么大。这是我感到遗憾的一个地方。

  长期以来,丰子恺作为儿童文学大师的地位没有被世人发现和承认。直到10年前,儿童文学界竟然还把丰子恺的儿童艺术故事当作他最好的作品出版。 像丰子恺一样被冷落、忽视,或与他们实际成就极不相称的还有凌叔华、老舍、废名、范泉、一叶等作家。现代儿童文学绝非凭空出现,以丰子恺为代表的儿童本位 的作家,作品既根植于儿童的心灵世界,又与我国伟大的文学传统相连接,并较早地输入了“文学教育”的意识。丰子恺的童话,像《文明国》《赤心国》《明心 国》等,有脱胎于陶渊明《桃花源记》的味道,这种在创作上古为今用的气魄、境界,十分值得今天的儿童文学作家学习。丰子恺的许多童话、散文,在遣词造句 上,既明白如话,清浅易懂,又活用典故、成语,将中国人的思想、情趣、性格、审美等,都细致入微地与字词句完美融合。这也是今天珍视丰子恺的一个理由。

(本文转自中国作家网)

编辑:丁妍   校对:叶辉



Copyright @ 2015 中国长篇小说创作与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地址:江苏省徐州市铜山新区上海路101号 邮政编码:221116 苏ICP备-05007135号 
快速链接:江苏师范大学 | 校园信息门户 | 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