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乡土小说面临新探索——第二届中国长篇小说论坛举行
作者:
发布时间:
2016-10-25
访问量:

当乡土中国转型已成定局,城乡融为一体难以回头,当无数进城的年轻群体遭遇新的困境和矛盾,当许多长篇乡土题材作品依然因循守旧于过去的乡土社会,摆在乡土写作特别是乡土题材长篇小说面前的挑战和困惑已然积累了太多。评论家反复提及的每年四五千部长篇小说写作的热潮似乎并不能解答上述问题,相反,“由于作家思想观念和历史观处理等问题,在当下长篇写作处理乡土文明与城市文明这对关系中暴露出愈来愈明显的问题”,近日在徐州举行的由《长篇小说选刊》杂志、江苏省作协、江苏师范大学主办的第二届中国长篇小说论坛上,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陈福民指出了这一写作症结。

毫无疑问,这个时代赋予了长篇小说更多的话题选择和拓展的可能性,比过去多成千上百倍的信息浓缩于窄小快速的空间里,供写作者挑选,然而正如《小说选刊》编辑部主任顾建平指出的,“当下信息的冗余,让长篇写作创新难度增加了不少”。信息的加剧在某种程度上造成了如今长篇小说出版的“盛况”,只要作家愿意,素材便会源源不断涌现,但倘若真的不善于吸收消化,并且避重就轻,那么很有可能作品是“无效写作”,陈福民认为:“写作者需要控制自己的能量,否则很容易被时代裹挟,作品难以留下印记,而如果能沉静下来思考,与时代搏难,或许能有新的发现。”

那么,对于占据了长篇小说创作数量中大多数的乡土写作,究竟遇到了哪些新变化,以至于在论坛上提出讨论了一个“新乡土写作”的概念?青年评论家项静从“80后”群体视角出发,观察认为年轻的写作者在书写乡土题材时,大家都会陷入某种“圈套”中,因为相似的成长背景和教育经历,使得他们在进入城市后陷入“失败感”时便沉迷于描述这种感觉的写作当中,这是需要警惕的。事实上,项静谈及的这种现象平移到年长的作家身上,便产生了群体性的对乡土世界过于审美化、孤立化的讴歌,认为乡土文明都是美好的,城市文明的介入是一种“入侵”和“瓦解”力量。这也便涉及到了作家在写作时如何展现自己历史观的问题,陈福民认为在城乡二者关系上,有的作家会看到其中的复杂性、多元性、可能性,不会轻易否定哪一方,而有的作家则固执于自己陈旧的价值观和道德观,预先进行判断,自然这种判断直接左右了人物命运和情节走向。

乡土写作遭遇到的问题还不仅于此,《爱读文学网》总编吴长青从事网络文学产业,他直言不讳提出自己的网站基本不接受乡土叙事题材作品,原因正是这样的作品已经脱离了读者需求,没有读者市场。这对乡土叙事作家而言不啻敲响了一记警钟,长篇乡土文学必然需要更新思维和视野,创作出符合当下历史发展的作品,从这个角度而言,讨论“新乡土写作”也便有其必要和亟须,江苏当代作家研究中心副主任张王飞谨慎指出,这个概念应该是个开放的概念,是在新世纪新形势新变化下,乡土写作自觉要求改变自身叙事技巧、叙事观念等方面的现象。换言之,这个概念仍需要进一步观察和完善,也需要更多的乡土文学写作者自觉加入和推动。他也以江苏“70后”作家叶炜作品举例,从“乡土中国三部曲”到正在创作中的“转型中国三部曲”中呈现出来的技巧和观念,认为是“新乡土写作”的代表作家作品。上海交通大学何言宏教授则以贾平凹《老生》为例,认为它为乡土写作提供了新的思路,“讲述百年中国,存在许多困难,比如革命叙事、民族之间等等,贾平凹以民间唱诗人讲述历史事件的方式来表述中国经验,对话语困境是具有超越性的,也是独特化的个人理解”。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贺绍俊也赞同乡土写作应作出更多探索努力,“中国的乡土社会转型有自己的特殊经验,不同于西方历史,如何书写这种中国经验,需要作家高度的思想能力,这是最大的问题,也是对‘新乡土写作’最大的考验”。

在本次论坛上,江苏师范大学文学院揭牌成立了创意写作与当代中国研究中心,致力于推动长篇小说的新探索。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发来贺信,江苏省作协主席范小青到场致辞。


Copyright @ 2015 中国长篇小说创作与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地址:江苏省徐州市铜山新区上海路101号 邮政编码:221116 苏ICP备-05007135号 
快速链接:江苏师范大学 | 校园信息门户 | 新闻网